绑架案再发-华人泣血安哥拉何时了

2018年4月17日下午3点到4点之间,两名中国公民,在安哥拉首都卢安达Cacuaco区域的一条偏僻的土路上遭匪徒绑架。

当天晚些时候,绑匪通知受害人家属,索要赎金,但因夜间难以筹款,双方没能达成一致意见。

获悉情况后,安哥拉华人安防协会积极参与营救行动,提供人力和智力支持,并通报了安哥拉警方和中国使馆警务参赞,密切关注营救工作进展情况。

经过反复沟通,18日下午4点多,营救小组带上赎金,赶往绑匪要求的地点交钱。5点半左右,在劫匪电话指挥下,营救人员在Catete大道某路段,按照绑匪要求将赎金扔进一个围墙内。

7点40分,从参与救援人质亲友处获悉,已经与人质取得联系,即将前去迎接。

8点15分,亲友电话确认,人质已经到家,在被绑期间其曾遭殴打,好在二人无大碍。

根据安哥拉华人报的统计,近期在安哥拉,特别是其首都卢安达地区发生的涉及华人的恶性案件持续发生。

2017年5月初,在安哥拉首都罗安达赞古区一华人基地被3名当地员工持枪抢劫,3名华人受害者财物被洗劫一空,其中一人头部遭重器击打,受伤严重,经抢救无效后去世。

随后一个月,安哥拉首都罗安达频繁发生针对中国人的持枪抢劫和绑架案件,一个月之内多达8起,致使安哥拉华人谈匪色变,人人自危。

5月4日下午6点左右, 在罗安达赞古区中基苗圃隔壁一华人基地被员工持枪抢劫,三名中国人的财物被洗劫一空,老板梁先生头部遭重器击打,头骨下陷,送往罗安达总统夫人医院抢救。5月5日,经抢救后的梁先生因头部受伤严重,不幸去世。

5月12日凌晨,在罗安达KIKUXI路段,两名劫匪持枪抢劫一中资企业,由于劫匪连开三枪,枪声很大,对面中资企业的值班安保人员听到枪声后,立即通知KIKUXI联防处,联防处及时出动安保人员,大家合力抓住一名劫匪,另一名逃跑。随后,KIKUXI联防处将抓住的劫匪,交由警方处理。

5月12日上午十点多,居住在Nova Vida的何女士一个人驾车出去办事,在途径Camama转盘时,遭到两名劫匪持枪抢劫,财物被洗劫一空。由于,何女士被抢手机可以利用GPS定位查到,所以何女士报案后带着四个警察追踪到劫匪的住处后,四个警察冲进铁皮瓦房一举抓获了两名劫匪,一名劫匪被警察打破头部,何女士的手机在劫匪的住处被找到,无人员受伤。

5月25日早上七点半左右,环美国际王先生一人驾驶灰色丰田皮卡外出办事,从高速公路viana 往佑兴方向,行驶至广进至佑兴之间路段时,被一辆黑人摩托车拿手枪逼停在路边。就在劫匪正在实施抢劫时,后面停下了一辆福特大皮卡,下来两名安哥拉人,一人拿着手枪,一个拿着微型冲锋枪,吓跑了劫匪,使得本次抢劫未遂,只是王先生的头部被枪托打伤。

5月25日下午,某中资企业两名中国员工和一名当地司机到中国建材市场去购买物资时,在半路遭绑架。绑匪绑架成功后,劫匪将他们关押到体育场附近一家没有完工的房子里面。随后,劫匪联系到他们的公司要求拿两千万宽扎(当地货币单位)来赎人。该公司和劫匪反复交涉最终确定为500万宽扎,劫匪拿到500万宽扎赎金后,被绑架的两名中国人和当地司机才安全返回。此外,劫匪还抢走了中国人和黑人的手机以及购买物资的四十一万宽扎。

6月1日下午,在罗安达某中国商贸城内一家华人商铺的女同胞遭三名劫匪进店绑架,店里财物被洗劫一空,受害人被塞进车后备箱。万幸的是在出大门时正好遇上水车,急刹车时后备箱的锁开了,华人同胞借机跳下车,没被绑走,只是受了一点擦伤。

6月2日上午7点10分左右,某中资企业两名中国员工驾驶轻卡从一号基地到二号基地上班时,在途中的土路上遭到绑匪截停,绑匪约有5-6人,驾驶着一辆蓝色丰田RAV4。这几名绑匪把两名中国同胞的头包住,把他们关到一个不知道具体处所的地方。随后,劫匪联系他们的同事,要求拿钱赎人。该同事和绑匪进行了漫长的谈判,直到晚上八点多交完赎金之后,晚上10点多两名中国同胞才被释放。晚上11点十分左右,被绑的两名中国同胞安全回到公司,二人受到皮外伤,并无大碍。

6月8日中午13点半左右,居住在Nova Vida司法部公寓楼二楼的一名华人外出回来,刚打开房门,就被埋伏在三楼的两名劫匪持枪威胁进入室内,当时两个劫匪持两把手枪。进入房间后,搜索到现金900万宽扎后就迅速离开,为防止张某报警或者追赶他们,还用步步紧扎带绑住张某的手脚并拿走他的手机、房子和汽车的钥匙,所幸人没有受伤。

值得注意的是此次抢劫有四名劫匪,两人在楼下望风,两人在楼上蹲点,并且这四名劫匪多次在公寓楼下停留。他们驾驶着丰田汽车,身材魁梧,穿着打扮很得体,心里素质很好,表现很淡定,从踩点、望风、蹲点到实施抢劫都布局的很周密。而且捆绑该华人手脚的绳子也是罗安达警察经常用的紧扎带。

安哥拉位于非洲西南部,在2002年,才终于结束了27年的内战,2004年,安哥拉以石油向中国换20亿美金贷款,为中国企业打开了安哥拉的大门,大量的中国企业和施工人员,开始进入安哥拉。2010年,中安建立战略伙伴关系,安哥拉目前是中国第三大石油进口来源国、主要的对外承包工程市场和重要劳务合作伙伴。

2006年时,只有约3000中国人在安哥拉,到石油上涨到最高峰的2012年,安哥拉内政部资料显示,在人口约2000万的安哥拉,安哥拉的华人总数已达26万之多。

在2014年,安哥拉的经济命脉石油价格大跌,社会混乱随经济危机袭来,有中国人在抵达安哥拉的第七天就死于枪击。也曾有警察扮成劫匪,手迅速探进来不及锁上的车窗,用枪指着中国公民的脑袋。

越来越多在安哥拉的华人,在出行的时候,容易被汽车逼停,人捆起来,打一顿,然后抢光身上的东西。

在安中资企业大都集中在罗安达环城公路南段,在35公里左右的路段上集中着数百家大大小小的中资公司,仅上万平米以上的中国商贸城就有六家。这一路段和周边地区实际上已经形成世界上最大的唐人街,然而环城公路南段以及周边地区,特别是公路两侧的小路,成为治安梦魇。进入4月份以后,这一地区几乎每天都发生针对中国人的抢劫事件,有时一天数起。

“从前只是抢劫,现在却发展到人身威胁的地步。”绑架的案件越来越多,中国人也愿意用几千万宽扎,约合几十万人民币,换回一条性命。

也有国人质疑,是不是中国人的软弱与纵容,习惯用小费去摆平可以用钱解决的问题,助长了这些针对中国人的威胁。

然而在安哥拉的数万中国公民,失去的恰恰是平安,他们每天都要面临绑架、抢劫、敲诈的威胁,一度生活在恐惧的阴影中。许多人怀揣梦想来到这片神秘的国土,最终却带着遗憾和无奈空手而归。

为了避难消灾,一些私营企业主雇佣安哥拉人做保镖、购买防弹车,有的将房子盖成外人难以进入的“空中楼阁”,还有的外出办事乔装打扮成安哥拉人。即便是这样,有些人仍旧没逃出劫难,把生命永远定格在异乡他国安哥拉。

2011年10月23日, 安哥拉首都罗安达,浙江金华人楼某的生命进入倒计时。当地时间上午10点,楼某如同往常一样驾驶着一辆红色三菱皮卡车前往某工地运送材料。车辆行驶至一条偏僻小路时,一辆黑色小轿车突然挡在前面。楼某还未反应,就被一名不明身份的匪徒用冲锋枪将车窗敲碎并连开两枪,楼某当场死亡。

这是2011年发生的第十四起袭击中国人的恶性案件。据了解,从2010年起,在安哥拉,华商被中国犯罪分子绑架作案达20余起;2011年发生针对中国人绑架案14起,共造成8人重伤、5人死亡。2012年第一季度发生持枪抢劫案9起,绑架案3起。

而对中国人实施这些暴力犯罪的不是安哥拉人,却是来自福清帮和江苏帮的中国人。

据介绍,2010年上半年,一些不法分子发现安哥拉的中国公民很多,就开始以收取过路费为由,进行敲诈勒索。因为安哥拉警方与华人语言不通,对中国人作案方式不了解,他们的犯罪也一次次得手。这伙黑帮分子便开始由松散结合向有组织犯罪团伙转型,并迅速形成了本地的两大帮派——福清帮和江苏帮,危害日益严重。

福清帮的头目是36岁的陈明俊。他是福清当地人,1999年因抢劫罪被判处有期徒刑4年。2007年到安哥拉做贸易,2011年底回国做生意。表面上看,陈明俊是个生意人,其实他在国内暗中操纵着安哥拉的福清帮。江苏帮头目黄振兴是江苏籍人,主要在安哥拉实施绑架作案。福清帮和江苏帮是两个既相互独立,又联合作案的团伙。陈明俊和黄振兴合伙在安哥拉本非噶区共同经营一家按摩店,利用店内小姐为客人提供卖淫服务时,了解客人情况,确定绑架目标。

除了绑架、抢劫犯罪团伙,有些犯罪分子以招工为名,号称只做简单的工作一个月就能挣到上万块,诱骗妇女来到安哥拉。但到了安哥拉后,不法分子则扣留护照,强迫她们卖淫。稍有不从者,就会拳脚相加。在罗比托的一个卖淫窝点,钟某等4名女子全是被骗来的,最多的一天被强迫卖淫10余次。

的泛滥为横行霸道的黑帮提供了便利。尽管安哥拉明令禁止买卖,但这并不妨碍买卖的兴旺,可以随意买到,而且价格也很便宜,一支手枪只要200—300美元,很多人都能买得起。

轻则敲诈勒索,重则要人性命。这帮人都心狠手辣,比如遭绑架后,如果不在约定时间内按要求交钱,他们就会在人质身上淋满汽油,威胁要点火烧人,或是活埋,手段极其残忍。

一位曾经受害的老板告诉记者:“我们第一次被勒索都会报警,后来发现第二天他们就被放出来了。当地警方语言不通,侦查水平有限,打击力度不够。”

这些不法分子最了解自己的同胞,能够选择最恰当的时机对他们下手,而且得手后又最清楚中国人破财免灾的心理。

自2009年以后,在安哥拉的中国籍不法分子开始结伙抱团,频繁针对中国公民实施抢劫、绑架、敲诈勒索、拐骗妇女强迫卖淫等犯罪活动。

由于安哥拉警察警力有限,装备落后,跟中国人语言不通,不熟悉中国犯罪分子的作案方式,即便抓获了犯罪嫌疑人,审讯中也不会有任何突破。而且许多受害人因为不信任警方、害怕犯罪分子报复,很少有人报案,也不敢向中国驻安哥拉大使馆反映情况。

可以这么说,针对在安哥拉中国公民的绑架案和敲诈案,犯罪分子作案的成功率几乎是百分之百,如此低风险低成本高回报的“生意”,自然滋长了不法分子的嚣张气陷。到后来,有些犯罪分子懒得亲自出马了,花2000美元雇佣一名本地安哥拉人,对他们要绑架和抢劫的对象实施行动。时间长了,当地那些本来很淳朴的安哥拉人,心里也生出坏主意,既然挣钱这么简单,干脆自己去搞中国公民算了,更让在安哥拉的中国公民防不胜防。

2012年4月下旬,安哥拉内政部长马丁斯访华,向部长提出了派工作组至安哥拉协助安警方侦破针对中国人犯罪案件的请求,双方还就两国共同打击侵害中国公民犯罪问题进行了深入交流,达成一致意见,并签订了《中华人民共和国公安部和安哥拉共和国内政部关于维护公共安全和社会秩序的合作协议》。有了这个协议,公安部就有了出警安哥拉的法律依据。

随后,公安部刑侦局立即派出一支秘密小分队,于5月11日飞往安哥拉。针对侵犯在安哥拉中国公民合法权益的犯罪展开秘密调查,初步掌握了在安哥拉的中国籍犯罪团伙的第一手资料。

8月1日凌晨,中安警力联合行动,兵分13路同时开展抓捕行动,一举摧毁多个犯罪团伙,破获各类重特大刑事案件48起,解救中国籍受害人14名。这是中国警方在非洲首次组织开展大规模打击侵害中国公民犯罪行动。

2012年8月25日上午,在经过17个小时的飞行后,载有37名犯罪嫌疑人和14名受害人的包机降落在首都国际机场。11点10分左右,14名受害人走下飞机。她们都戴着大口罩,一名受害人还不停地用手遮掩脸部。随后走出的是37名犯罪嫌疑人。他们在警方的押解下,上了大巴车。这些嫌犯都戴着黑色头罩,只露出两只眼睛。嫌犯中,还有一些是女性。

自2014年安哥拉整体治安局势恶化之后,各类暴力犯罪陡增,相对富裕的当地外国人,以及本地商务人士,成为重要的受害群体。华人作为在当地相对富裕的群体,不免也被波及。

根据当地媒体报道,由于安哥拉战后致力于商贸开放,努力发展经济,大量外国资金和商务人士抵达,同时,周边国家的务工人员也迅速聚集,成为近10余年来非洲经济发展的明星国家,但随着经济形势的恶化,来自加纳、民主刚果、尼日利亚等国的冒险分子,同本地铤而走险的犯罪人员一同,构成了暴力犯罪的主要威胁来源,造成当地治安局势的持续恶化。

目前,在安华人积极自助,联合起来保障同胞安全,在中国大使馆的大力支持下,2017年6月10日,安哥拉华人安防联席会成立,驻安哥拉大使崔爱民出席大会。崔大使表示,为维护旅安侨胞的生命财产安全,大使馆努力推进有关机制体制建设,与安政府部门建立起多个协调沟通机制,通过对安援助、融资合作、警员培训等形式,帮助安方提升执法能力建设,不断加大治安投入。侨胞们立足自身,团结协作,积极行动,成立了多个区域安防联防组织,自主改善所在地区的治安环境。

在安华人借此平台,整合资源、分享信息,积极开展对内组织,对外联络工作,并积极开展会员单位区域内的联合巡逻工作,积极配合当地警方进行治安防控工作,成效显著。

中国警方也加强同安国警察的合作,并自2016年开始,为安哥拉高级警官提供培训,并派出教官团,对该国警察快速反应部队学员提供培训,大大密切两国的警务合作,为协调该国警方更好保障我国在安公民的生命财产安全打下良好基础。

在安华人面临的安全形势仍旧严峻,随着经济形势的持续恶化,针对包括华人在内的抢劫、绑架案件层出不穷,并在短期内预期总体很难改善。破获案件的信息表明,甚至有警察参与抢劫的案件发生,这些情况从侧面反应了当地执政能力的混乱。安哥拉治安恶化,除警力不足、侦破能力低下以外,安哥拉警察不做为也是主要原因之一。安哥拉军警、特别是警察对中国人的敲诈勒索是普遍现象,部分军警甚至直接参与对中国人的抢劫。2016年1月17日发生了近年来针对中国人的最严重的恶性犯罪案件,四名中国人同时遭到绑架和杀害,警方逮捕的12名嫌犯包括三名现役军人和一名特警。

目前,华人安全自助组织尚处于自我组织,自力更生的探索阶段,其组织架构、专业能力,厄待提高。

例如,在此次绑架案整个营救过程中,并没有专业的反绑架人士参与,主要还是靠谈判人员根据普通的经验和当地具体情况,在劫匪几乎完全主动的情况下,采取交付赎金,换回被害人安全的模式解决,对于今后的防范工作、提供有效线索帮助警方追抓劫匪,完善华人团体集体自助专业能力等,助益很少。具有国际经验的海外安全公司,因要价高昂,国内一般企业难以承受,但国内价格适中的安全企业,又缺乏足够的能力和资源为中企提供全面的营业和人员出行的安防服务。

安哥拉华人联合自助为身处海外同胞提供安全保障的探索,值得海外安全从业者的共同关注和支持,为中国同胞走出国门,提供更为完善、专业的解决方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