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非最大的产盐国资源极其丰富却穷困潦倒人均日收入仅有29元

一般来讲,具备丰富的自然资源,是国家实现经济持续、健康、快速发展的重要前提,即使无法做到“大富大贵”,但跻身中等收入国家还是很有可能,然而事实却并非总是如此。环顾全球,资源丰富却一贫如洗的国家其实并不在少数,比如,作为西非最大产盐国的塞内加尔,无疑是其中的典型“案例”。

塞内加尔位于非洲西部凸出部位的最西端,北与毛里塔尼亚接壤,东邻马里,南接几内亚、几内亚比绍,西濒大西洋,腹地则将冈比亚三面包围,国土面积约19.7万平方公里,总人口约1573万,首都是达喀尔。塞内加尔是个多民族混居的国家,其中主体民族-沃洛夫族约占总人口的43%,另外还有20多个少数民族,94%的居民信奉教,官方语言为法语,通用沃洛夫语。

塞内加尔是个历史悠久的国家,早在公元9世纪,境内便建立起泰克鲁王国。13世纪前后,塞内加尔被马里帝国征服,14世纪中叶再获独立,并建立起卓洛夫王国。16世纪前后,塞内加尔被强大的桑海帝国征服,时间长达百余年。1444年,葡萄牙殖民者率先入侵塞内加尔,17-18世纪时又沦为荷、英、法争夺的战场,直到1864年完全沦为法国的殖民地。

1946年,塞内加尔获得“海外领地”的地位,但这并不足以满足当地民众要求独立的愿望。经过长达十余年的不懈斗争后,塞内加尔终于在1960年8月20日获得独立,并建立共和国。不过,塞内加尔虽然“翻身做了主人”,但经济发展却长期裹足不前,至今依然未能“脱贫”。

平心而论,塞内加尔境内的自然资源相当丰富,具备发展经济的优势条件。其中,沿海石油储量估计超过10亿桶,内陆天然气储备约100亿立方米,锆石储量约8亿吨,磷酸钙储量约1亿吨,磷酸铝储量约6000万吨,黄金、钻石、铜、铁、钛等矿藏的储量也相当可观。与此同时,塞内加尔的磷酸盐资源极其丰富,年产量约191万吨,是塞内加尔4大传统创汇产业之一。

尤其值得一提的是,塞内加尔是西非最大的产盐国,约1/3的盐产量出自于小作坊之手,来提供给本国和邻国的食盐市场。不仅如此,塞内加尔还富含森林资源,森林面积约620.5万公顷,并因水力资源极其丰富、潜能巨大,由此获得“西非水塔”的称号。除此之外,塞内加尔的渔业资源也极其丰富,全国渔业从业人员约有15万,年产值约为1540亿非洲法郎(约合19亿元人民币),是该国经济主要支柱之一。

毫不夸张地说,如果塞内加尔能够有效地开发、利用好上述资源,就算不能实现“大富大贵”,但摆脱贫困、跻身中等收入国家行列还是大有可能。然而,由于塞内加尔基础设施薄弱、科技水平落后、官员严重、政府效率低下等原因,导致它虽然具备发展经济的优势条件,但在独立至今60年后,却始终无法摆脱赤贫如洗的窘境。

时至今日,塞内加尔依旧是个贫困的工矿业国家,虽然近年来旅游业、农业发展水平有所提高,在经济发展中扮演着越来越重要的角色,使得国民收入不断增加,但距离中等收入国家的标准还相距甚远。根据世界银行的统计数据,塞内加尔2018年的人均GDP仅有1522美元(约合10654元人民币),人均日收入仅有29元,是世界最不发达国家之一。

经济的一贫如洗导致塞内加尔民生维艰,给社会保障带来难题,从而严重影响民众的幸福感。截至目前,塞内加尔贫困率达46.7%,失业率为10.2%,文盲率达42%,平均每万人仅拥有1名医生,新生儿死亡率达51.54‰,21.5%的人口不能享用洁净水,数据令人触目惊心。根据联合国开发计划署公布的2018年度人类发展指数,塞内加尔在189个国家中排名第166位,属于“低人类发展水平”。

在无力独自解决生存难题的情况下,向外国或国际组织寻求援助,便成为塞内加尔政府的“不二之选”。仅以2016年为例,塞内加尔获得外援共7.36亿美元,其中美国的援助额占据榜首,高达1.97亿美元,国际开发协会、法国、欧盟、非洲开发银行紧随其后。大量的外援固然有利于帮助塞内加尔度过重重难关,但并没有在实质上消除它贫穷落后的根源,要想实现本国经济的恢复和发展,关键还得靠自己。

正是认识到这一点,塞内加尔近年来陆续推行一系列的改革措施,把增加就业、减贫作为经济政策中的首要目标,同时努力扩大税源、保持财政平衡,使得经济发展略有起色,财政收入有所增加,外债稍有减少。然而,由塞内加尔科技和教育水平极其落后、基础设施薄弱,加之人口增长过快,要想彻底摆脱贫穷、走向小康,恐怕还有相当漫长一段路要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