塞内加尔贫民窟:垃圾是生活的主题

在赛内加尔首都达喀尔郊区的垃圾场,大量工人以捡垃圾为生,他们的健康存在很大隐患。

塞内加尔首都达喀尔郊区的贫民窟。当地的房子都是由买来的垃圾建成,地面上到处是低洼的水面,人们用垃圾将房子附近的地面填平。

深入塞内加尔贫民窟,放眼望去是一片垃圾的海洋。无论是空场地、停车场,还是建筑物,无处不充斥着垃圾。孩子们早已习惯了垃圾散发出来的腐臭味,他们在垃圾堆上快乐地嬉戏玩耍。由于地处大西洋沿岸的低洼地区,一到雨季,贫民窟的低洼街道和低矮建筑就会被洪水淹没。因此,当地居民便购买大量垃圾填充低洼地面、筑高自家住房。

Aba Dione,今年7岁。6周前,他到一幢满是垃圾的废弃房子玩耍,结果不小心掉进藏在垃圾堆下的深水坑,失去了幼小的生命。

尽管危险,这块地方却是Aba和伙伴们可以选择的最好的玩耍之处,因为其它地方的垃圾更多。在废弃的房子四周,到处都是压碎的塑料瓶、塑料袋、衣服碎片、旧拖鞋以及泥淖,仿佛铺了一层厚厚的地毯,然而在地毯的表象下却隐藏着危险,搞不清楚哪块垃圾“地毯”下面就是好几英尺深的水坑。年幼的Aba便是掉进这样一个隐藏的水坑淹死了。

在男孩子们看来,垃圾堆是安全的,因为在首都达喀尔郊区的贫民窟,垃圾就像阳光一样无处不在,他们早已见怪不怪了。只需付几个便士,就能买到一大马车的垃圾。马车会满载着垃圾,摇摇晃晃地穿过Médina Gounass的街道,将垃圾送货到门。当地人用买来的垃圾去巩固易被洪水淹没的房屋和街道。

人们将垃圾打包捆绑,然后覆盖一层薄薄的沙子,一方面用它将房屋筑高,另一方面也用来填充街道,以免下雨时房屋和街道被水淹没。尽管塞内加尔是缺水的非洲国家,但贫民窟的积水却几个月都干不了。垃圾对于当地贫民来说是一种非常好的替代建材,既便宜,又取之不尽,最关键的是还能帮他们解决积水问题。

污秽的垃圾填充物充斥了沙地,覆盖了煤渣水泥房之间的街道,成为山羊的放牧地,也是赤脚、流鼻涕的孩子们的游乐场,同时还是孕育苍蝇和疾病的温床。据援助组织报告,霍乱、疟疾、黄热病和肺结核在当地十分常见。

贫民窟10英里之外,就是塞内加尔的首都达喀尔。在这座尘土飞扬的城市,虽然见不到垃圾的海洋,但“此处禁止倒垃圾”的标示牌下却处处可见成堆的垃圾。海滩附近的垃圾堆整晚都冒着焚烧的烟火,破破烂烂的塑料袋也给达喀尔的灌木丛披上了一件花哨的衣服。

Pape Yabandao是Médina Gounass贫民窟的一名泥瓦匠,他这样解释贫民窟毫无节制的垃圾使用:“垃圾不是最好的建筑材料,但是,除此之外,我们还能用什么呢?”对于他来说,垃圾已经成为不可或缺的建材。

“这是没有办法的事。”他说,“这里的每个人都在使用垃圾,如果你买不起其它的建材,你也不得不用。”当他说话时,远处开过一辆满载货物的垃圾车。

“关键还是钱的问题”,站在旁边的Zale Fall说道,“住在这里的人没有钱买沙子或瓦砾,所以不得不买便宜的垃圾来做建筑材料。这也是为我们孩子好,得病总好过被淹死。”

Ami Camara 是Aba的母亲,这并不是她第一次被垃圾夺去孩子的生命。Ami Camara和15名家庭成员一起住在4间简陋的棚屋里,她记得,那天吃完午饭她还给Aba洗了个澡,然后送他出去玩。再后来,儿子的同伴们便找到了他的鞋子和尸体。

“一切都是上帝的安排,”男孩的祖母Yaline Ndaye说:“我们什么也做不了。”她转过身去,不愿让别人看见她的泪水。

Ami Camara还有四个孩子,他们继续在另一个黑暗的废弃建筑角落里嬉戏玩耍,那里的垃圾和污水堆到了屋顶。

当地官员面对这一世界上最恶劣的环境问题,仿佛也认了命。Médina Gounass的副市长Amadou Gaye说:“我们曾尝试改变这种危险的状况,但是,人们都太穷了,买不起好的建材。如果能把低洼区域进行填补,风险应该会减少。”

生活在垃圾堆里,不仅会有直接的生命危险,也有害健康。如果吃饭、洗衣服、玩耍都在垃圾堆中,“对健康非常有害,”反贫困发展组织Enda — Tiers Monde 的成员Abdou Karim Fall说,“垃圾会滋生各种各样的疾病,并在各个生活区传播,儿童是最容易受感染的人群。而这的人常年都生活在污水和垃圾之中。”

这是一个颠倒的世界。人们不丢弃垃圾,相反,他们花钱购买并扔到屋与屋之间的街道上。“人们没有其它的选择,他们只能靠自己。”塞内加尔导演Joseph Ga Ramaka说。他曾拍摄过一部关于贫民窟政府改造项目(Plan Jaxaay)的记录片,该项目旨在为贫民窟居民提供现代住房。

“这里的人都希望能过上干净整洁的生活,但他们不得不去购买垃圾,因为他们没有其他的选择。垃圾至少还能让他们在自己的家睡个好觉,不用双脚泡在污水中。” Ramaka补充道(他现在已经搬到新奥尔良居住)。

塞内加尔贫民窟出现于20世纪60年代,当时大量的农村居民涌入城市的郊区。“他们缺乏废物处理的意识。” Fatou Sarr说,他是达喀尔Cheikh Anta Diop 大学的一名社会人类学家,曾经深入研究过当时的情况。20世纪70年代,正值全国大旱天气,该移民居住地完全不存在洪水泛滥的问题,人们都认为多亏了圣人的保佑,才有这得天独厚的生活条件。

Mansour Ndoye是城市住房建设部的官员,他表示,年复一年,人们为了避免洪水淹没房屋不断地提高地基,垃圾一层一层的叠盖上去,有的地方甚至高达13英尺。 他说:“这儿的居民收入非常低,过去他们购买垃圾并在上面建房,现在、甚至不久的将来他们仍将继续这种生活。”

副市长Gaye用脚拨开垃圾,指着一个隐藏的深水坑说:“你看,这个地方是空的。如果有人不小心掉进去,肯定马上就会被水淹没。”